齐齐哈尔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牛大你在听我说话吗

发布时间:2020-01-22 19:00:23 编辑:笔名

摘要:们的目光注视着西方的地平线。牛大离开巨石,站在他们中间,他那位姑娘挽起他的胳膊。几架敌机拖着长长的白色的尾巴越飞越近,掠过他们头顶。在它们消失之前,中士看见牛大的眼里噙着泪水。 来到牛大曾经攀登过的巨石上,凝视着周围的一切:大地、天空、河流、远方的地平线……但是,将军的眼睛除了一个永远不变的景象之外,什么都视而不见。将军只看见牛大欢快地喃喃自语:“江山如画!”

当将军离开的时候,禁不住一再凝视那明净无瑕的蔚蓝的天空……六十年前,黄河岸边的黄昏也是迷人的。夕阳伸展它最后一抹余晖照着林间的树梢,轻抚着黄河水中的浪花。山崖、沙滩以及散步的岸边的小船也都闪闪发光。太阳像一个通红的火球正缓缓下沉,无垠的天空在燃烧着……

“牛大,你在听我说话吗?”

牛大的呼吸和那充满山村清新气息的声音透过线温暖着中士(也就是现在的将军)的胸膛:“我在听。”

“你们……正在日寇射程之内……”

火在天际燃烧,越来越烈。

“我们的枪弹引爆了他们的弹药!……”

“夜空到处是探照灯的光柱。我们的枪炮正集中火力猛烈射击,不久,里传来牛大热情而欢快的喊声:“好呀!好呀!命中了目标!”

中士和其他战士正观察着射击效果。夜幕一片漆黑,只有天边的在燃烧……

“牛大,掩护我撤退,我将返回阵地。”

刚才击中目标的炮弹是最后的一枚,大炮需要补充弹药以便继续战斗。

当准备重返战场的时候,他仔细观察着他们与敌人舰艇之间鏖战的态势。然而,中士绝对没有料到,这个地方竟成了牛大和他们那些击退日寇的不知名的战士们的最后归宿之地。

……烈士陵园座落在能俯瞰黄河和来往船只的小山顶上,树丛伸展着的枝桠环抱着白色的坟丘。枝头长满了绿叶,落满了小鸟。

将军走向静谧的墓地,眼里噙满了泪水。牛大的战友们在他的周围,向烈士行着军礼。花圈在将军的手里颤抖着,他迈着踉跄的步履走向墓前。

将军在距坟墓一步远的地方站住了。突然,他看见了牛大容光焕发地俯视着他:“你为什么惶惶不安呢?”

……当时,牛大的炮在最前面,在敌人射程之内。而将军(当时是中士)正等待着指示,以便架着补充过弹药的大炮返回接替他的位置。

“我在你面前怎么能心安理得呢?”

将军似乎看到牛大笑了,那灼热的气息触着将军的脸庞。他的声音在将军和坟墓之间回响:“当时,我们可能掉换一个位置。”

“是的……”

“但是,为什么应当你死掉呢?”

“可是,为什么死去的应该是你呢?”

“谁这样说呢?没有牺牲,战争就不成其为战争……而且,你忘了?你还有老婆孩子啊!……”

将军献上花圈,回到人群中。牛大又一次复活了,那么年轻、健壮,充满了欢乐和男子气……

滚滚的黄河水沐浴着春天的阳光。牛大迎着徐徐的春风登上巨石:“你们看!什么地方能比我们的祖国更美?”

当时,将军,不,是中士曾怜爱地注视着他,中士身边站着他所钟爱的姑娘,也站着早已成为中士孙子们的奶奶的姑娘。

他们的目光注视着西方的地平线。牛大离开巨石,站在他们中间,他那位姑娘挽起他的胳膊。几架敌机拖着长长的白色的尾巴越飞越近,掠过他们头顶。在它们消失之前,中士看见牛大的眼里噙着泪水。

后来,牛大对中士说,他虽然是一名仡佬族,但也可以像汉族子弟一样:结婚,生儿育女。但是,从那一天起,他感到他心中洋溢的爱情不再足以使他感到生活的幸福,就像他过去所想像和渴望的那样。那时,中士笑着说:“难道我们只好推迟我们的欢乐吗?难道你不在等待着我们的时光。而它却正在消失,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盯着中士的脸:“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而且,没有必要着急嘛!你忘了,刚刚过去三年多的卢沟桥事变使我不可能有一个养育子女的家庭,你忘了我的老家早被日本鬼子占领了吗?……”在牛大的家乡,仡佬人用不熟悉的方式庆贺婚礼。他告诉中士,他们仡佬族结婚的那天,小伙子要打扮一新,手里拿着12方(约一丈二尺)冬瓜兰色包布,由七个好友陪着向姑娘家走来。姑娘们把新娘推到门口去迎接,并左右把门堵住了,不让新郎进门。于是新郎走近新娘。这时,跟随新郎来的男友们,替他把那12方兰布散开,让新郎提着布的一端,将另一端向新娘丢去。新娘接住布前,女友们便急忙帮她把布拴在腰上,新郎拉着就走,一直把妻子带到自己家里,婚礼便告完成。牛大说他要按照他们仡佬族的方式举行婚礼。但是,在他返回之前绝不结婚。那天夜里,中士还听取了他们仡佬族的一些生活情况介绍,他还说起了他的女朋友。他说:“我非常爱她。可自从小日本打进来,我们每时每刻都爱到威协。敌人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个人的问题只能放一边了!”

第二天早上,中士挽着他的手走着,当时中士想:我结婚、生育子女是匆忙了一些。中士并没有笑话自己,因为生活应当继续,正如周围的一切都应当继续充实和发展。

……他们的大炮驶出阵地,战斗仍在最激烈的时候。天空被敌人舰艇的炮火的火光遮掩……河面在燃烧,火箭连续爆炸的响声震耳欲聋,黄河河面激起高高的水柱。

不远处传来牛大的声音,告诉中士他的炮位,当时他仍处在战斗中心。

“中大,现在我掩护你撤退……”

中士第一次听到他紧张而充满怒气的声音:“两股敌人正从一侧向我进攻,我的另一侧也遭到密集炮火的轰击……”

他的声音很快双恢复了欢乐:“我击中了十几个,我们亲眼看见它的军车在燃烧……”

“牛大,我们正向你靠拢。”

“不!不!不要靠近!敌人正集中火力向我进攻,你怎么有利就怎么去对付他们……”

牛大本来是能够单独对付鬼子进攻的。他的大炮也是能够在几十辆车队前称雄的。但是此刻,他们所剩的弹药有限,他没有撤出。中士想,他会考虑到这一点的。他知道中士他们所有的大炮正向他驶来,他周围的河面已经变成了地狱。

中士正试图与他联系,但是联络中断了……小日本的舰艇、车队也正从这里消失……

战斗结束时,中士没有注意到第一缕乳白色的曙光正抚摸着炮艇的桅杆。中士抚摸着炮艇的桅杆。中士什么也看不见,他只看见红色的火球在西边地平线上燃烧,牛大的面孔在天际俯视看中士,他充满了欢乐,浑身被霞光映照得通红。他好像在对中士说,他已经做好了他们村上的青年们结婚时所做的一切,看,高坡、丘陵、山寨,到处都是穿着节日盛装的仡佬族青年男女,他们正尽情地唱啊,跳啊,仿佛这里就是天堂……

共 2 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牛大在一次战争中牺牲了,中士来看他,六十年前的战斗,炮火硝烟,战斗激烈,牛大就在那次战役牺牲了。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年轻,健壮,对爱情还有着美好的期待和向往,有自己心爱的姑娘,期待回到家和心爱的人举办带着自己民族风情的婚礼。然而,无情的战争,让爱情远离。小说通过中士的现象和回忆,和牛大时空里对话,给我们再现硝烟战火的年代,展现血染的风采。让我们更加珍惜和平的今天。欣赏阅读,力荐佳作【责编:河南雪儿】

1楼文友: 2 :07:25 欣赏阅读,问好王戈,出来有点晚,望海涵,感谢赐稿江南

回复1楼文友: 17:4 :49 呵呵,你辛苦了,谢谢。祝编安

南宫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中国人民第四医院
鄂州诊治白斑病医院
烟台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潍坊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