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憾梦西游第四十八章林中古庙

发布时间:2020-01-22 10:59:07 编辑:笔名

憾梦西游 第四十八章 林中古庙

话一出口,那两个童子默然良久,方才开口道:“娘娘,人各有志,又岂可强求,四皓虽对我等不善,尚且有救命之恩,况且跟了他们,虽无有新鲜的血液供养,却亦可在死人的脓血臭汁中汲取养分,不似跟了娘娘这般,虽不作恶,但只得餐风饮露,汲取泉水,煞是清苦,我两个身单体薄,意志不坚,难以承受也。”

“倒是娘娘您这两百年只凭汲取泉水所得的些许营养,勉强地维持生计尚且困难,还要散布红雾维护林中山民的安危,您不觉得辛苦么?看您面色这般憔悴,怕也支撑不了多久,您又何必为那凶残卑贱人类如此费心,只是白白地苦了自己,让我两位童儿看在眼里,也是颇为痛心。”

“您倒不如放下心中不切实际的执念,随着我等在这荆棘岭上抓人饮血,快意恩仇,管他什么助纣为孽,倒行逆施,只图得眼前快活,滋养身心,哪管死后遭人唾骂,根枯叶焦,又有何不可?”

杏仙闻言横眉倒竖,将手中青鞭一甩,唾一声道:“好孽障,我不来度化尔等,你倒反来攀拉我与尔等为虐,当真是岂有此理?你那都是些自暴自弃的言语,又如何动得了我心,娘娘我今日定要留下这个和尚,你待奈我如何,只管将人放下,快些离开,四皓面前,我自去回话便是。”

两位童子还待要说什么,却见杏仙手中那一根青鞭的首端已幻化出一只龙头,盘旋在空中,嘶嘶嗷叫,不由得面带惊怖,手脚发麻,登时依言将唐三藏稳稳地放在地上,纵身跳起直向密林深处跃去。

她两个疾掠之时,心中犹自不平,恨恨地留下一番言语道:“娘娘遵守约定两百年,今日为了这和尚公开地破戒,实属挑衅,只怕我等去后,四皓震怒,便会亲来与娘娘要人,到那时候扯破脸皮,与面上就不太好看了。”

杏仙听了甩鞭在地,万分不屑道:“本娘娘做事,又何须你两个妮子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只管去四皓面前告本娘娘的刁状,看我如何怕得了他们?”见她发怒,两位童子心下陡然一惊,不及多言,脚下加力,径直去了。

眼见着两人被吓退,杏仙似乎格外开心,当即收了长鞭,转过身来,喜笑嫣嫣地盯着三藏不住地看,直看得目转流波,脸面生花,只是不舍。

唐三藏坐在地上,使劲地揉着被两位童子抓疼了的手臂,抬起头来,表情古怪地看着她,杏仙脸上陡然起了一片红云,满目娇羞,掩面道:“你怎这样看着我,人家长得不好看么?”

没想到她的反应竟如此之大,唐三藏只感觉心弦被猛地拨动了一下,一时间头脑空白,讷讷地道:“好看,好看,你仿佛是前世注定了要在这里等我的一般,让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止不住地内心欢喜。”

岂料话一出口,杏仙竟猝然变脸,紧咬着双唇,拂袖呻吟道:“不对,你不可能是那个人,他那般地木讷薄情,清心寡欲,你却这般地孟浪跳脱,粗俗直白,怎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三藏闻言止不住心中不服,大失风度,情不自禁地高声叫道:“什么木讷薄情,清心寡欲,也不过是胆小鬼刻意的伪装而已,你所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见他竟如此肆无忌惮地诋毁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杏仙狠狠地咬了咬牙,面目表情地蹦出几个字:“大唐高僧陈玄奘。”

这话犹如平地里一声惊雷,瞬间把三藏从失态中惊醒过来,只见他陡然从地上站起,双拳紧握,语声颤抖道:“谁,大唐高僧陈玄奘,你见过他?”

杏仙点了点头,撅着嘴,似梦呓一般地说道:“是的,见过一面,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直到我在修罗战场上找到了他,他还奄奄一息,尚有神智,当我将他扶在怀里时,他竟向我笑了笑,说很抱歉,这次的取经任务失败了,待他转世轮回,再踏上取经征程之后,希望我能在这里等他。”

“于是我相信了,就在这贫瘠的荆棘岭上苦苦等待了两百年,期盼着能再见到他,却一直没有像他那样的取经人出现,直到今日,才有你这一个花言巧语的来到此间,看你的扮相是个和尚,模样上也与他有些神似,却不知可是上西天取经的么?”

三藏难掩心中的惊骇之情,难以置信地反问道:“你是说两百年前陈玄奘就已经死了,那个修罗战场又在哪里?”

杏仙思索片刻,突然间用手捧着脑袋,继而手抚着胸口,表情痛苦道:“不,想不起来,非但头疼,心口也很疼,像是被生生地撕裂开来,好生痛苦。”

见她的样子不似作伪,三藏忙伸手道:“既然想不起来,那就别想了吧,都是过去的事了,却没什么大不了的。”

杏仙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地看着他道:“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上西天面佛求经的天命之人?”

三藏耸了耸肩,纳闷道:“是与不是,这个答案当真有那么重要吗?”

杏仙突然间神情激动,语气急促道:“当然重要,我在此苦苦守候,相信他必定不会辜负前约,能够再见他一面,每当有外人进入荆棘岭时,我都在暗处仔细地窥探,然而这一等就是两百年,非但没见到带着他那样风采的人物出现,就连长得像出家人的都未曾见到。”

“今日好容易见到了你,风采神韵虽像,只是言语粗俗,举止孟浪,半分儿也不像个正经的取经人,枉费我白白地救你一场。”

见她言语中都是鄙夷之情,唐三藏很不服气,恨恨地咬牙,气急败坏道:“妈的,不就是情不自禁地跟你说了几句心里话么,怎么一下子就被打上了言语粗俗、举止孟浪的烙印,这也未免太偏激了吧。嘿嘿,老子还就告诉你了,我就是佛祖钦点的天命之人,前往西方大雷音寺面佛求经的大唐高僧唐三藏是也。”

话一出口,杏仙眼前一亮,止不住地欢喜道:“是吗,果真是你么,大唐高僧唐三藏,我还真怕你不承认呢,你可还认得我吗?”

见她的表情态度瞬息万变,这会儿又恢复了热情,三藏颇有些招架不住,不得点头承认道:“按理说我是不可能会认识你的,只是我自看过原著,知道你是八百里荆棘岭上的那个杏仙。”

杏仙闻言泪流满面,又上前几步,痴痴地看着他的面容道:“记得我,你居然还记得我,你可知道这两百年来,我的内心时刻忍受着煎熬,好担心你会不记得我。真像啊,这两个人的面容神情,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那人木讷,你却颇知情意,让我更加地欢喜也。来来来,我带你去个地方,你若真是那个人时,自会有所应证。”话说到此,她便不由分说,拉着三藏的手就往林子里跑。

这杏仙虽面容憔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一路拉着三藏的手,跑得飞快,就在三藏气力不济,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之时,两个人便来到了林间的一块空地,当真好幽静的一个去处,正中间是一座破败的古庙,年久失修,门窗简陋,墙倒屋颓,仿佛人一推门,便要整个坍塌下来一般。

所幸这古庙的地理位置极好,门前屋后是一排松柏翠柳,桃李修竹,将古庙团团地包围,好似一副精致的乡间油画,让人看着心旷神怡,妙趣横生。这古庙亦坐落在一处山涧旁边,泉水小时叮叮咚咚,如有人在弹一首无名的钢琴曲,暗合着玄妙的乐理;水流暴涨时,一汪小小的山泉形成了一注瀑流,哗哗流淌,激情四射,使人感受到大自然的无限意趣,当真是令人神往心醉。

眼看着这一幅美妙的画面,唐三藏陶醉其中,仰天叹息道:“真好去处也,我死后若能葬身在此,九泉之下亦当瞑目也。”

听他这番言语,杏仙面色突地一黯,转而恢复平常,喜笑嫣然道:“你若当真有心,也不必葬身在此,只需留下来陪着我居住,我便心满意足了。”

见她居然当真,唐三藏甚是尴尬,急忙地笑笑,顾左右而言他道:“哈哈,那可不成,我可是奉了佛旨上西天取经的,若是中途停歇不前的话,只怕要天降雷霆,将我生生地电成了齑粉。”

“我说这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木仙庵么,但怎这般地简陋,如何能够住人?”

杏仙摇了摇头,解释道:“那木仙庵却坐落在八百里荆棘岭西去的尽头处,此处只是当年祭赛国的先辈们前往木仙庵供奉而修筑的一座古庙,专门用来歇脚住宿的,一向并无名色也。”

三藏闻言禁不住目瞪口呆,惊骇道:“不会吧,这祭赛国的先辈们未免太痴了,居然行走了八百里艰难险阻的荆棘岭前往祭奠,这诚意可真够大的,却不知这林中是有什么灵验的仙人,值得他们这般敬畏,莫非是你们这班木仙么?”

四川省公路局医院
天府新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治疗云南哪家医院好
无锡市妇科医院地址
深圳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