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美妙的古典修辞

发布时间:2018-12-17 10:06:28 编辑:笔名
美妙的古典修辞 日本学者吉川幸次郎在他的《中国文学史》一书中指出:“常常常识性地理解文学素材,却依托语言来深切感人,这可说是中国文学的理想。

”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细细想来,很多古典诗词,论题材其实很平常,它们之所以打动人心,成为千古名作,主要原因便是在精美的语言修辞上。

修辞绝不仅仅是一种语言形式的事,它与所要表达的思想内容是浑然一体、不可分割的,离开了这些修辞,也就没有所谓思想。

换句话说,1首古典诗词,说它好,一定有其得体的修辞方式、精美的表达技能。

怎样的语言便对应了怎样的情境,从这个角度说,古典诗词是无法翻译成白话文的,由于修辞变了,翻译后的诗意也就丧失了。

比如宋代晏几道《临江仙》的名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美籍华人学者叶维廉在其《中国诗学》一书中分析说:“如果解读成‘落花里有一个人独立着,微雨里有成双的燕子在飞’,这样的解读我们总觉得不妥,好像损失了很多东西。

原因是:在文言的句法里,景物自现,在我们眼前演出,清澈、玲珑、活跃、简洁,合乎真实世界里我们可以进出的空间。

白话式的解读里,戏剧演出没有了,景物的自主独立性和客观性受到侵扰,由于多了个突出的解说者在那里指点,说明‘落花里……’,‘有人……’。

” 又如辛弃疾的《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写作者夜行黄沙道中的感受,所见不过农村常见的风景而已。

但它通过词语错位的诗句,将夏夜旅行的美妙、夏夜清风的爽快和感受丰收的喜悦等等都写了出来,使人百咏不倦。

这种效果是如何造成的呢?正是语言。

细细品味,此词多用颠倒、错位的句式,比如“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正常的句式应该是“明月惊鹊别枝”、“清风蝉半夜鸣”,翻译成白话,是“月光将树上的鸟惊起,飞离了栖息的树枝,清风逗引着蝉儿在半夜鸣叫”,但这样写,啰嗦不说,无论如何都不如“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那样形象和动人。

所以,读古典诗词,没有别的办法,吟诵、体会那种语言美就是了。

清人吴子述有一首《鬓云松令》,被称为“堆絮体”:“掩纹纱,开宝鼎。

一树梧桐,一树梧桐影。

络纬啼烟秋欲暝。

翠玉楼前,翠玉楼前井。

凤衾寒、鸳帐冷。

好梦无端,好梦无端醒。

离别团栾今夜并。

愁倚阑干,愁倚阑干等。

”所谓“堆絮”,是指后面一句重复了前面1句,再在后1句的加上一字,恍如棉絮越堆越高。

且莫小视这样一种“技能”,细品此词,所要表达的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情别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