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弃僧第一百二十二章没有意外

发布时间:2020-01-22 18:56:49 编辑:笔名

弃僧 第一百二十二章 没有意外

“观自在菩萨……”

韩弃不懂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状态。

外面的事他明明知道的一清二楚,可偏偏就如同是两个世界一样。动不了就算了,和剥夺五感没什么区别。

然而偏偏,心如止水。

眼睁睁看着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而承受一次次的伤害尤其,飞弦苏格蕾的半张脸,毁容的程度。

怎么还能如此平静?

他不知道。心经的作用吧?

他记得有一个观点就是,如果超过光速,时光相对倒流。

而人如果平静到一定程度,对任何事都相当于没发生一样。

冷漠到了极致。

心经莫名又念起来,回响在耳边。

此刻置身的情景不同,可是感觉一样。

就是自己即将穿越这里之前,清梵寺最后一个晚上在石头上的感受。无法呼吸的程度。

也是一样的。此刻的身体,战力达到一定程度,恢复已经不是内力的问题,不是身体上的伤势和疲劳。

似乎沉浸在一种类似反思的情景。

不同的是,一切如同放电影一样,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发生过的事,在眼前过一遍。

但却是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无喜无悲。

最后越放越快,片段掐掉的越来越多。

只剩下一个个人的图片在自己面前轮转。

然后速度似乎也在增加。

应该是都认识。

只不过有熟的,不熟的,记得住的,记不住的。一面之缘的,朝夕相处的。关系远的,近的。仇人,朋友。死的,活的。亲人,外人。

他一直闭着眼睛,和剥夺五感相反。他闭着眼睛,却可以感受到周遭的一切,包括外面,包括皮囊里面。五脏六腑,还有经脉血管。

以及种种能量气流。

一种明悟在心中。

一种询问在脑海。

我是谁?我生下来做什么?我短暂的一生做过什么?

渡己渡人?

我渡己了吗?我,渡人了吗?

我做的一切,所有面临的选择,做出的选择,回头看去,对错如何?有没有对错之分?甚至,怎么分?

收获是什么?

“哗啦!哗啦啦!!”

骤然所有图片高速旋转到最快的时候,产生了视觉察觉似乎在倒转。然后,合在一起,成了一本书。

那本,已经被他内力震散,随风而逝的,弃僧。

“人生在世是一种修行。”

突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韩弃还是没有睁眼,其实,也睁不开。他可以用感觉感受到任何事物,但是却不能动。

眼前站着的,居然就是自己。

双手合十,看着韩弃,嘴角含着笑容,在哪里见过。

或许,就是在佛祖的脸上。

哪怕,他没见过佛祖。

他有时候也好奇,佛像最初使是从哪里流传下来?

乔达摩悉达多吗?

“你入魔,却成了神王。她被你所救,却成了魔皇。”

盘膝坐在韩弃对面,这个“韩弃”轻声开口:“你悟通了什么?”

“我悟通我要赶紧恢复不然人都死光了。”

韩弃没张嘴,但意思居然表达出来。

“韩弃”笑了,轻叹看着他:“你不停的背负,不停的救人,也不停的看人死,不停的难过,然后回过头还想着救人。你没有反思一下,其实有没有办法可以让一切都烟消云散,或者从来没发生过。”

韩弃:“所以你是我真正的心魔吧?”

“韩弃”平静摇头:“什么是魔?什么是心?如果你洞彻天地,坦荡前行。你的心……根本就不存在的。”

韩弃:“心都不存在了。还是人吗?”

“韩弃”开口:“什么是人?有思考的都是。什么不是人?”

韩弃:“佛不是?”

“韩弃”轻叹:“你是不是佛?”

韩弃:“佛不是我。”

“韩弃”笑了,起身,后退,慢慢消失。

——

“砰!!”

随着最后飞弦苏格蕾也被抓到,但如同猫戏老鼠一般,一掌打飞,到一边趴着不动。

没有谁是一合之敌,但小短身居然用起了武功招式,一点点将每一个人打到躲闪不得,套不得,防不得,攻不得,才罢手。转身找下一个。

直到最后,都失去战力。

弯起嘴角看着一地伤痕累累的所有动不了的人,小短身当然是故意的。

杀人简单。但是如果不在意的,杀了也没意思。

有印象的,或者在意的。直接杀了无趣。得不到那种心灵上的满足。她当然不在意这里被她击倒的任何人。

她只在意他会是什么感受。

看到他保护的一切,不惜和自己对立,欺骗,伤害。

也要守护的这些人。

到底谁远谁近?

她真的可以为他做到,放弃魔族。只要他愿意。

可其实是他一直自己放不开而已。

如果可以,如果一开始他什么都不管。自己哪怕带领魔族归来,也可以放手一切。

可他做不到的。小短身不懂,为什么他可以为了那些不是他最亲近的人,甚至很多都不认识,欺侮贬低他的存在。而和他最亲近的,养大的,生命灵魂相连的自己,对立。

是非对错就那么重要吗?

一定要选边站?可我选你了,你为什么,不选我?

“嗡~”

一阵波动,打坐在那的韩弃,似乎动了一下。

小短身眯着眼睛,知道他似乎要有所变化。至少,争取了短暂的时间,他可能会恢复。

只是出神看了一会,小短身没有狗血的犹豫。直接冲上去了。

说是要他醒了看看这一切。但小短身趁他没醒杀了他也很直接。

看似矛盾,但透着随性。

或许到了这个战力和等级,已经无所谓随性不随性了。

她直觉也是认为,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事实上,也是。

“@#!!!”

生命树突然一声嘶吼,直接挡在韩弃前面。连自己的根都拔起,整个铺在小短身面前。小短身眉头皱起,眉心符文闪亮就要将他斩断。

“……”

没斩断,带点树皮。但与此同时。生命树趁势将她包围。旋转着就要进到地里。

生命树内部向外凸起,似乎里面被裹着的小短身在挣扎。

克瑞丝塔虚弱的伸手要够着生命树。

生命树突然闪耀周围极度耀眼的绿色光芒。整个身躯快速扎进泥土里。

只是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最后甚至到了一点点下沉的程度。

直到,干脆动都不动,却只是下去了一小半……

“噗。”

从里向外透出一只手,随即另一只。

两只手一起扳开。

“啊啊啊!!!”

当一声嘶吼结束,周围炸开。

小短身从里面走出来,回身看着已经散落成树枝碎木的生命树,树根衰老,直到干枯。

“轰隆!!”

生命树的残缺树干,整个倒下。响起轰鸣声。

而小短身目视这一切,眼睛没有丝毫波动。

直到感受周围突然冷了起来。

小短身偏头,没有意外的,克瑞丝塔站起,看着小短身。

小短身也平静看着她。

“轰!!轰轰!!”

突然精灵河波动,响起哀嚎。

“阿狄丽娜~阿狄丽娜~”

“阿狄丽娜~阿狄丽娜~”

是那叫不出写不出的,她的名字。

克瑞丝塔银发飞舞,闭上眼睛。

精灵河慢慢的,整个冻住。

“咔嚓!!悾!!!”

精灵河形成的冰,整块掀开,闪烁着绿色光芒,晶莹剔透。

直接砸向小短身。

小短身轻笑一声,放射再次射去。

“嗯?”

居然没穿透的时候,已经压过来。

小短身没多想,伸手举起顶住。但冰突然冒出凉气,将小短身整个手冻住。随即是头,然后上身,然后是整个身体。

但冰好像柔软的一样,居然将小短身裹住。

最后包成一层冰雕一般,整个精灵河的水,到小短身身上包裹只是薄薄的一层。

可见精灵河被高度压缩的质量和韧度。

然而这不是结束,克瑞丝塔突然用力撞过去。

咔嚓一声,肩胛骨折断的声音听着都疼。

却也将小短身的雕像,撞碎成一块一块的。

“嗯~”

闷哼一声,克瑞丝塔缓了好久,才慢慢坐起,看着地上小短身融化的碎块。

喘息着,朝着生命树爬去。

眼神第一次闪现清冷之外的情绪。

哀伤。

为什么,她没早一点如此。也许生命树,就不会就此终结。

她活了一千岁了。

可生命树一万年甚至更久。如今,却终于还是消亡。

精灵从来不会认为生命树会有死的那天。

她生来,也许不是因为只有生命树陪伴,或许不会那么在意唯一能叫出她名字的韩弃。

可是如今为了保护韩弃,他永远的离开了。

这份难过,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

轻轻抱着一块碎木,紧紧搂在怀里。克瑞丝塔轻声呜咽。

她没哭过,此刻都昏迷了,也都没见过。

但是,这是她第一次,她不在意谁看到或不看到。那只是她第一次尝试的,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

“滴~”

“滴滴~”

然而没等她沉浸悲伤。

很静的周围,突然传来轻微的水滴声。

克瑞丝塔下意识回头。

碎块融化,然后,似乎有什么慢慢聚合在一起。

克瑞丝塔不敢置信的看着,小短身的碎块,完整的结合在一起,丝毫没有任何变化的站在她面前。

仰头望着微笑活动身体的小短身,克瑞丝塔,呆住了。10

绥滨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邵阳市脑科医院怎么样
浙江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新疆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沈阳白癜风中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