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人生三岔口——看《投名状》“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18:40 编辑:笔名
1
寒风挟裹雪粉,在旷野里不停呼啸。我们十几个渔民走在马爬犁两旁,迎着初升的太阳,向下一个捕鱼点走去。
这些日子,我们一直在东大泡子打拉网。昨天临收工前,队长王永泉让我们把渔网装到大爬犁上,早晨牵着马来到停在那里的爬犁前,套上马,踏着厚厚积雪朝前走去。
其实所谓的“东大泡子”,并不是卧牛河上游一个湖泊。一路从黑林子穿过的卧牛河,蜿蜒地向东北方向流去,散落下无数大大小小湖泊。只是这里渔民从不把这些湖泊叫湖而已,统统叫“泡子”。而上游那些“泡子”都在黑林子东边,自然叫“东大泡子”了。
东大泡子远离人烟,村庄离这里足有百里开外。这些荒芜水域不仅生活着鲤鱼、黑鱼和鲶鱼,还有一拃多宽、两三斤重大鲫鱼。像那样大的鲫鱼,比鲤鱼、鲶鱼更能卖上好价钱,每年到了寒冬季节,我们十几个渔民坐在马爬犁上,冒着凛冽寒风,到这里打拉网。
冬天打拉网,可不像明水期那样容易。来到冰封湖面上,先用冰镩子在厚厚冰面上凿个一米宽、三四米长冰槽子,随后兵分两路,隔十几米远攛个冰窟窿。
要想在冰下撒二三百米长大拉网,连续凿几十个冰窟窿,然后把一块石头拴在绳子上,用根带钩的长杆子勾到后面的石头拽回来,这叫走水线。直到把所有水线穿完,在渔网两头各系根粗棕绳上,拽着网纲朝前走去。
走在几乎透明冰面上,清晰地看到渔网浮漂,一串串贴着冰下缓缓移动。那是孕育无限希望与收获的开始,激荡着每个渔民努力劳作,你追我赶地忙碌起来,很快来到出网处。
出网口处,已经攛好了一米多宽、四五米长的冰槽子,在渔民们沙哑、高亢的号子声里,沉甸甸的大网被慢慢拽出来,长长渔网从冰槽子中渐渐滑出,弥漫着腾腾热气,黑鱼、鲶鱼和鲫鱼咕嘟咕嘟地往外冒,被渔网从冰下带出来,在冰面上不停地翻腾、跳跃,堆积在冰面上。
常年在荒芜的野外捕鱼,难免和熊瞎子、狼和野猪等凶猛野兽遭遇,每次我们出来打渔,都带着一两条狗,一旦和野兽遭遇,敏锐的狗先汪汪地叫起来,向我们通告发现敌情的信息,让它们的主人有所准备。这次我们到东大泡子打渔,就带来黑子和四眼两条狗,现在它们正颠颠跑在前面,为我们这些主人探路,打探敌情。
我们康着冰镩子,走在一人多深河堤下。两岸漆黑的树林子,还有枯草不停地摇曳,寒风带着雪面子紧贴河面,蛇一样游动,嗖嗖消失在远处。下个捕鱼点和刚离开的大泡子相距不远,不过三四里地。
我们在没膝盖深积雪里拔插两里多地,两只长毛大狗也跑累了,伸出舌头,喷着一团团白气。正赶路时,前面两只狗突然站住了,随后汪汪叫了两声,似乎在告诉我们前面发现了情况,随后听见二愣子喊了一声:“水獭!”
水獭?我们朝他手指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洁白的积雪上,出现两个小黑点,十分显眼,正一前一后向冰河的下游跑去。
“上,黑子!”看见水獭,兴奋得我脱口而出。几个年轻人把肩膀上冰镩子一扔,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跑去:“四眼,上!”
“快追呀,黑子!”
在我们唆使下,两只看家狗跑得更欢了。只见它们一蹿一蹿朝前跑,身后几个年轻渔民一边跑,一边摇旗呐喊,为跑在前面的两条狗鼓劲,尽快逮住正在逃窜的水獭。
水獭皮毛不但外观美丽,而且特别厚,绒毛厚密而柔软,几乎不会被水浸湿,保温抗冻作用特别好,不仅可以缝制皮帽子,还可以做皮领子,当然只能让那些有钱人和贵太太们享用,而对我们这些渔民来说,则不实惠。我们头上戴的皮帽子,除了狐狸或和貉皮帽子外,多数戴顶狗皮帽子,唯独没人戴獭皮帽子。那样贵重的毛皮,我们哪里舍得自己戴呀!
那时,我们才二十浪荡岁,是干什么都不肯服气年龄。可论起奔跑,远不如狗啊!我们在厚厚积雪里跑几十米,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再跑不动了,眼看着两只狗把我们远远落下。
别看黑子和四眼只是两只看家狗,但身后有几个主人为它们摇旗呐喊,而且面对的也不是狼或熊瞎子,只是两只水獭,不顾一切追赶上去,很快消失在河床拐弯处。
看见两条狗追赶逃掉的水獭,相信很快能把它们逮住。
别看在河里,水獭动作优美潇洒,甚至能追上游鱼。可它们只有半大狗大,再加上腿短,在岸上笨拙不堪,肯定跑不过狗,掐架更不是对手。我们最担心的是,两只狗一时撕咬兴起,不知道深浅,把水獭咬死,还想吃獭肉,把水獭皮撕碎,变成破烂,卖不上好价钱。想到这儿,一个个不由得加快脚步。
2
几个人气喘吁吁跑过河道拐弯处,立刻泄气了,哪里还有水獭,早已不见了它们的身影,只有两只狗在那里嗷嗷惨叫,已经败下阵来。几个人赶紧跑了过去,看见两条狗的脸上都被挠破了,顺着鼻尖往下流血。看着它们不停地揉着狗鼻子,二愣子一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气乎乎地说:“哪个干的好事?”
“还用问吗?肯定是那两只水獭!”我一边回答二愣子,一边蹲下仔细查看两只可怜的家伙。毕竟它俩都不是猎狗呀,受到主人唆使,不但没占到一点便宜,还被人家挠得满脸流血。这样两只看家狗,哪里是武装到牙齿上的水獭们的对手呢?
听我这样说,二愣子才明白过来,气呼呼地说:“这两个‘武大郎’,简直要翻天啦!把咱们的狗都挠成这个样子,一定找到两个家伙,好为它俩报一箭之仇!”
因为水獭个子矮,四肢短小,渔民才这样称呼它。二愣子说罢,码着“武大郎”留下踪迹往前走去。我跟张凤祥一起打渔,已经两三年了,知道水獭早钻进了冰窟窿,找地方躲起来了,上哪儿寻找它们复仇呢?
不过,二愣子那副气呼呼模样,不好把事情揭穿,只能跟随气呼呼的二愣子朝前找去。沿着水獭留下踪迹,往前走二三十米,看见西岸冰面有个“空堂冰”,而水獭留下踪迹也在这里消失了。
所谓的“空堂冰”,是冬天河面结冰后,由于没有来水补充,河水继续下澈,在第一次结冰下面又结成一层冰,两层之间留下空间,也叫“二层冰”,甚至三层冰。看见下面是空堂冰,知道两只水獭钻进两层冰之间,借助厚冰掩护,早已经逃远了,也可能干脆躲在附近,在那里等候上面的渔民离开?
我能想到的事,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只有二愣子还不死心,就地趴下,准备探头进到空堂冰里,看那两只水獭是不是躲藏在附近?看见冒冒失失二愣子,我赶紧上前把他拉住:“冒失鬼,别让两个家伙也像对付狗一样,把你也挠得满脸开花!”
我这么对他说,并不是吓唬二愣子。别看水獭四肢短小,个头也不大,但毕竟是一对野兽,肯定不好惹。刚才他们也都看见了,两只狗都被水獭挠得满脸开花,要是二愣子冒冒失失把脑袋探进空堂冰里,而那两只水獭恰好藏在附近,肯定遭到暗算。
二愣子毕竟是个“二愣子”,大咧咧地说:“你把心放进肚子吧!咱们这么多人站在冰面上,那两个家伙吓得早跑没影了,敢躲在这里等着被抓吗?”
看来二愣子还真不是个愣头青,到了关键时刻,心里有数呢!他随口说罢,探头朝空堂冰里左右张望好一会儿,高兴地叫起来:“快来看呀,里面有一堆大鲤子呢!”
这个愣头青,尽胡说八道,空堂冰里还能有堆大鲤鱼吗?可有人却相信了二愣子鬼话,凑到他跟前说:“真的吗?让我也看看。”
“别听他胡说八道,骗人呢!”看一眼还趴在那里的二愣子,我随口说。
“你真的不相信?自己过来看看就知道了,真不骗你们。”二愣子说着,从空堂冰旁站起来。
看二愣子这副神态,真不像欺骗人。当我半信半疑时,已经有人趴在空堂冰旁了,探头朝里面张望一会儿,悻悻地站起来。
看那人神态,知道他上当了。二愣子可真能装,看着那人拍打衣襟站起来时,还一本正经地问他:“你看见里面那堆大鲤子没有?”
“看见你个头啊!别说一堆鲤子,连片鱼鳞都没有。”那人说。我在一旁笑着说,“也就是你这样实在人,才会相信他的鬼话。”
见我不但不相信他的话,那人也没发现里面有堆鲤鱼,二愣子真的有点急了,拽着我说:“难道你真的不相信?哼,你过来看一看就知道了。”
说着,他再次趴在空堂冰旁,对身边的我指着前面说:“你朝那个方向仔细看看,到底有没有一大堆鲤子?”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眼睛确实好使。按他手指方向朝前看去:阳光透过半米来厚冰雪照射进来,距离冰窟窿几米远地方隐约看见在两层冰中间有一堆鲤鱼,上面挂满冰霜,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看见二层冰中间有一堆鲤鱼,让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了,究竟是人把鱼藏在这里,还是其它动物呢?莫非是刚才逃走的两只水獭干的?可能它们从河里逮住很多鲤鱼,一时半会吃不完,才把二层冰当成仓库,用来储存冻鱼?
那两只水獭简直太聪明了,面对这样聪明的动物,不可小觑!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一旁的二愣子自言自语说:“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两只‘武大郎’把咱们的狗挠得满脸开花,尽管它们现在跑没影了,也不能这样放过,干脆,把它们存放里面的鲤子扫荡一空,一报还一报!”
二愣子多么不讲理啊!刚才明明是咱们唆使狗去撵水獭,才被人家挠个满脸开花。现在不但不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还扬言要报复两只水獭,该到哪儿讲理呀?
这样想法,当然也是我后来才想到的,而当时绝不可能这样想。年轻人办事欠考虑,听二愣子这样说,一个个准备回去拿冰镩子工夫,王队长和张凤祥几个人也赶到了。
听说这里二层冰中间有堆鲤鱼,他们好奇地趴在冰窟窿旁,探头朝里张望一会儿,随后确定好位置,一个个扛着冰镩子来到准备攛冰地方。
每年冬天,我们十几个人不在大泡子,也在冰河上攛冰窟窿捕鱼,动作娴熟,扬起冰镩子,半米多厚冰层很快被凿透了,再攛几下,扩到直径一米左右冰窟窿,我和二愣子先后跳下去,蹲在里面一看,十几条冻得硬邦邦的鲤鱼,小的也有五六斤,最大一条足有十多斤,横七竖八散落在附近。
我拿起一条,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冻鱼上并没有水獭咬过痕迹,甚至连个牙印都没留下,怎么看也不像是水獭留下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举给张凤祥看。
别看张凤祥是个狩猎好手,可撒网捕鱼上,他比我和二愣子强不了多少。看他在那里直摇头,王永泉也凑了过来。他看了看我手里那条冻鲤鱼,思索了一下,才对我们说:“今天不打拉网了,咱们兵分两路,各自带着冰镩子和铁锹,隔二三十米攛个冰窟窿……”
没等王队长把话说完,二愣子高兴地跳起来,兴奋地问:“王队长,咱们今天不打渔了,一起去抓逃掉的水獭?”
王队长并没直接回答二愣子,而是意味深长地说:“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
按照王队长吩咐下,十几个渔民兵分两路,王永泉率领几个人去了卧牛河下游,而张凤祥领着我们几个向上游走去。

我们沿着冰河西岸朝上游走了二三十米,举起冰镩子,在冰河上攛好一个冰窟窿,随后二愣子把头探进二层冰里,四处瞭望一会儿,才把头缩回来,对身边的张凤祥说:“里面没看见水獭,只是还有一堆鱼。”
“什么,这里也有鱼?”张凤祥奇怪地说。
“真的,还不少呢,比刚才看见那堆鲤子还多!不信,你探头朝里面看看就知道了。”
张凤祥趴在冰窟窿旁,朝里面张望一会儿,站起来自言自语地说:“王队长究竟搞什么鬼名堂,莫非今天不是去逮水獭,而是专找二层冰中的冻鱼?别管里面究竟是水獭,还是冻鱼,有什么就要什么。再说咱们本来也不是猎人,而是一帮渔民嘛!”
听张凤祥这样一说,似乎我也明白了。原来王队长并不是让我们来抓水獭,而是在附近寻找两只水獭藏鱼的仓库啊!既然他已经想到了,何不向我们明说,还含含糊糊呢?
尽管这天不是攛冰窟窿打拉网,而是在二层冰中间寻找里面的冻鱼,似乎与以往捕鱼方式有点不一样,但只有鱼,管他究竟用什么方式捕鱼呢?
别以为这样的冻鱼和新捕捞上来的鱼相比,不那么新鲜了。但必须知道,这里是北纬四十八度的黑龙江畔冬天,气温降到零下三四十度,再加上那些冻鱼保存在两层冰中间,风刮不到,阳光也很少照射进去,简直是个不用电的“大冰箱”。把鱼存放这样的“大冰箱”里,几个月都不会腐败变质。听二愣子说这里还有冻鱼,找好存放鱼位置,扬起冰镩子。
随着冰镩子不停起起落落,很快凿开一个冰窟窿。两个年轻人跳进二层冰里,把冻鱼一条条举上来,堆放冰面上。二愣子眼睛确实好使,这里存放的冻鱼更多,不仅有二十几条鲤鱼,还有一些鲶鱼和鲫鱼,足有百十余斤。
现在已经明白了王队长意图,不再寻找水獭,每各三四十步,在冰面上攛个窟窿,派人下去查看一番,发现二层冰里有鱼,随后找准存鱼地方,凿个冰窟窿进到里面,把鱼拿上来,随后朝前找去。开始,我们发现的多是鲤鱼和鲶鱼,后来几乎全是鲫鱼了。到了中午时分,空堂冰才消失了。

共 11 4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獭之战》让读者明白了在大冬天,渔民们怎么捕鱼,怎么对付动物界食物链中那些狡猾的“家伙”,譬如水獭这种动物,不仅“水獭皮毛不但外观美丽,而且特别厚,绒毛厚密而柔软,几乎不会被水浸湿,保温抗冻作用特别好,不仅可以缝制皮帽子,还可以做皮领子。”而且聪明的它们能和人类作斗争,它们智慧和勇气都是令人佩服的。小说还告诉读者,“渔民们常年在荒芜的野外捕鱼,难免和熊瞎子、狼和野猪等凶猛野兽遭遇。”渔民们捕鱼的艰辛也让读者同情。小说最后更是让人感到的,渔民们捉住了水獭,最终将它们放了,这是小说的亮点!和谐社会,和谐自然界。好文推荐共赏。【编辑:清纯芳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10211】
1 楼 文友: 2015-10- 1 21:52:45 感谢老师赐稿江山,江山因您而精彩!第一次编辑老师的作品,有编辑不当之处,请海涵!
2 楼 文友: 2015-10- 1 21:56:19 向老师学习了,这小说写的真的很好!真实而让人感动!遥祝冬安!玉林鸡骨草胶囊治什么病
血栓指标高
活血化瘀活血舒筋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