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踏天争仙第一千四百六十章笑蟲

发布时间:2020-01-22 21:32:33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笑蟲

喝干了一坛酒,大胡子梵须脸颊上显现出一抹红晕,显然这酒即便是对于神明来说度数也绝对不低。

方荡微微摇头放下酒盏,看了看那坛果酒,就觉得寡淡无味,没了兴致,方荡伸手捏起一颗晶莹剔透宛若水晶一般的葡萄丢入口中,轻轻一咬,甜美的汁液喷溅出来,蕴满了整个口腔,这种美味方荡从未吃过,很显然,这帮家伙被困在这里数千年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修为或许没有长进,但对于美食的研究却已经登峰造极。

方荡上一次参加宴会的时候因为心中怀着一丝小心,所以不管是酒水还是食物都没有碰,没想到略微品尝就开了胃口,桌面上还有各种瓜果,有些是方荡熟悉的苹果梨子,葡萄香蕉,有些则是方荡从未见过的,方荡挨个品尝,每一样都超乎寻常的美味。

方荡此时恨不得将整个桌子上的食物全都搬走,带给洪靖还有女儿蓦然外加那个不孝子方寻父尝尝。

不过虽然搬不走,但方荡可以尝试研究一下这些水果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如果他也能自己打造这些食物的话岂不是更好?

方荡将葡萄捏起来放在眼中观瞧,将葡萄层层剥离,观瞧这葡萄内的种种结构,成分配比……

“别看了,就算你看了也做不出来。”一旁将一整串葡萄连梗一起丢进嘴中大嚼的梵须吧嗒着嘴说道。

方荡眼珠盯着不动,道:“或许我不能做出一模一样的,但有了四五成相似味道就也不错了。所以我的要求并不高。”

梵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反正也离不开,三十年吃一次挺好,别的时间也是修行,没必要费这个脑筋吧?”

方荡不理会念念叨叨的梵须,依旧专注于眼前的水果。

远处一直对方荡视而不见的红素神明耳边传来诗玉神明的声音:“那家伙似乎对你没什么戒心。”

红素神明微微点头道:“宴会之后方荡一定会和梵须再次争斗一番,咱们去做个观众,找个时机制住方荡的神魂,好言好语与他商量!”

诗玉神明微微点了点头,余光扫了一眼正在专注的研究苹果的方荡,低声道:“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好言好语就能商量得了的!”

红素神明那双媚眼微微一眯:“若他不说,就逼问,逼问不成就将他的神魂囚禁起来,我那件法宝在手,怎么都有办法逼他开口,实在不行,就粉碎了他的神魂,怎么都能看看神思宝盒是不是藏在他的神魂之中!”

诗玉神明闻言优雅的脖颈微微一颤,随即点了点头。

随即目光望向方荡,轻轻道:“我们已经几十万年不曾杀人了!”

红素听到这一句话也不禁一怔,随即露出一丝苦笑来,轻轻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和诗玉神明都不是嗜杀之辈,如果能够不杀人那是最好的,血腥总是叫她们感到厌倦,数十万年不曾杀人的她们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还能杀人。

被囚禁在这牢笼之中实在是消磨斗志。

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两个不约而同的捏起酒盏,轻轻饮了一口红色的果酒。

这果酒的味道对于周围的男子神明们来说或许有些太过寡淡,但对于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来说,却恰到好处,酒的味道被果香遮掩,入喉不辣入心后却暖胃。

方荡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猎物,现在开始研究一个橘子,在观瞧后随手幻化一个出来,品尝了一下后连连摇头,显然模仿的并不成功,或许真的是连三四成都没有,不然方荡没有理由这么失望。

方荡接连尝试幻化苹果、葡萄、橘子,结果都非常不满意,这使得方荡终于相信了梵须的话语,这里的东西模仿不来。

就如同一个刚刚捏着剑练了一两年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战胜一位练了一辈子剑的人一样,虽然两人手中握着的是同一把剑,但两者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方荡在幻化食物上不过是个初学者,而摆在方荡面前的食物的创造者在这些食物上浸淫了不知道多少万年,方荡即便已经将食物里里外外观瞧仔细,所有的地方复制的一模一样,但最终的结果却连不尽人意都谈不上,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方荡微微摇头后,开始将自己桌子上的各种瓜果美食撞进口袋。

方荡的举动直接把旁边的梵须看呆了,“还能这样做?你这也太丢人了吧!”

梵须随然这么说,但手下一点也不慢,将自己桌前的果物一扫而空。

方荡斜了梵须一眼道:“我拿食物回去是准备给自己的老婆孩子尝鲜,你搜了这么一桌子食物回去干嘛?”

梵须呵呵一笑道:“你管的着么,肚子饿的时候拽个出来填肚!”

随后梵须叹息一声道:“你这种刚刚进入这里来的家伙总是充满奢望,以为自己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走不出去了,没有谁能够在杀死暗夜帝君的分身的同时还能拯救十二个濒死的神魂。”

方荡目光望向那把插在大殿正中央的大戟,随即方荡不由得瞳孔微微一缩,大戟在方荡的目光中再次颤抖起来。

颤抖一下后大戟就没了动静,似乎从未动过一样。

方荡猛的扭头望向梵须还有其他神明,但这些神明们一个个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大戟的动静,依旧继续的开心喝酒聊天,气氛热烈。

方荡的目光重新凝固在那大戟上。

“唉,你扫了一桌子的果实之后就这样发呆么?你若是没什么事情了不如咱们去切磋一下吧!”梵须的生意你在方荡的脑后响起。

方荡缓缓的开口道:“暗夜帝君的分身若是挣脱了这个大戟从中钻出来的话,咱们恐怕全都要变成灰渣吧!”

梵须一笑道:“补品,我们这帮家伙到时候就是暗夜帝君的最佳补品。”

方荡闻言心中微微一动,扭头看向梵须,梵须却呵呵笑道:“可惜,那家伙被这寒冰金刚戟钉得死死的,根本就不可能爬出来!”

方荡扭头再次看向那寒冰金刚戟,心中却开始有一个个念头转动起来。

“这个暗夜帝君很强么?”方荡这句话本并不需要别人回答,因为方荡当初已经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位暗夜敌军的一个分身,降落的一瞬间将十二位神明的的肉身蒸发神魂破碎,从任何一点上来说,这位暗夜帝君的强大都是不可置疑的。

梵须提到别人强不强这件事一下就来了兴趣,他挪了挪屁股坐到方荡旁边,和方荡一起盯着寒冰金刚戟道:“暗夜帝君强不强?这还用问,这么说吧,我们这里没有一个能够达到周围这十二位神明的修为境界,你知道这十二位神明叫做什么么?”

方荡还真不知道这十二位神明叫做什么。

梵须见方荡好奇的望向自己,便即缓缓吐出一口气道:“神明世界的十二根柱石。”

“当初有一段时间,异种世界实力强大无比,杀入神明世界之中,几乎要将神明世界中的大小世界全部杀绝,那一场浩劫被称之为神明世界的余烬时期,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神明世界已经完蛋了,五位至高神明当时没有出手,因为那五帝魔君们也没有出手,一旦五位至高神明出手,五帝魔君也将降临神明世界。那神明世界就真的是无法翻身了。”

“正是这十二位神明世界的柱石拨乱反正,将杀入神明世界的异种们一步步赶出神明世界。”

“可以说,这十二位神明世界的柱石拯救了整个神明世界。”

“他们聚集在这里的目的就是准备借着一路斩杀无数异种的威势逆流而上,杀入异种世界中,不过,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会议!”

梵须叹息一声说道。

方荡接口道:“五帝魔君中的暗夜魔君以分身出手杀了神明世界的十二柱石,所以五位无上神明也紧跟出手,将这位暗夜帝君的分身永远戳在了这里!”

梵须点了点头道:“啧啧,即便百万年过去了,这个场面依旧叫我感到惊心动魄!”

方荡脑海中闪现过这位暗夜帝君君临天下的场面,一瞬间十二位神明尽皆崩碎,谁敢相信,这不过是暗夜帝君的一道分身?谁敢相信那十二位神明被称为神明世界的柱石?拯救了整个神明世界?

如果按照这个方式来推算的话,五位无上神明该有多么强大?五帝魔君又该有多么强大?

方荡觉得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简直渺小得难以想象。

方荡看着大戟,心中生出一种念头来,紧接着凝土就开始在方荡的心中肆虐,不过,凝土刚刚冒头,就被方荡生生压制下去。

贪心一起,凝土便生!

方荡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去看那大戟,看向梵须一笑道:“走,咱们切磋切磋,为了对付你,我可是专门做了一点准备的!”

梵须双目微微一亮,“有惊喜?我最喜欢惊喜!”

梵须一指自己的禁制道:“走去我那里!”

说着梵须当前带路,方荡也站起身来跟在梵须身后。

远处的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却微微一愣,她们以为梵须和方荡的战斗会如上次一样在宴会之后开始,到时候别的神明都回到自己的禁制之中了,她们也方便下手。

眼瞅着方荡和梵须朝着梵须的世界行去,红素神明和诗玉神明齐齐蹙眉。

就在此时笑蟲那肥大的身躯挪了过来,拦在了方荡还有梵须的身前,这家伙似乎饮醉了酒脚步踉跄,脸颊潮红,被两位身材曼妙的女子吃力的擎着胳膊歪歪曲曲的扭动着。

笑蟲嘿嘿坏笑着,一副抓到了你们做坏事被我发现了的表情,“你们两个干嘛去?在这宴会上你们两个有妞不泡磨磨唧唧嘀嘀咕咕的,现在你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要干嘛去?该不会是去分桃子吧?”

笑蟲那双三角眼精光绽放浓浓的八卦火焰在其中绽放出灼烫的热度。

梵须闻言不由得大怒,伸手就去拍笑蟲的肥脸:“他娘的你这大虫子喝了几口猫尿竟然敢造老子的谣!”

笑蟲这家伙别看喝的多,脚步虚浮,但一巴掌当面抽来,这家伙应变能力极强,或者说,他早就料到自己那句话说出来后要挨巴掌,所以肥大的身子一扭,顺手将扛着他两根肥爪子的妙龄女子推出。

这两个妙龄女子惊呼一声迎着梵须的巴掌飞了过去,不过两个女子真的到了梵须巴掌面前却猛地面容一变,脸上娇滴滴的惊恐神情瞬间变成了狠辣凌厉,两女身形猛的一撞,脑袋一变化为一根几根尖刺,梵须的巴掌要是拍在这尖刺上非得吃亏不可!

梵须手掌一缩,收了回去。

笑蟲此时半卧在地上,肥大的肚子上一层层的脂肪宛若流水一般在地面上延伸流淌着,这家伙一脸坏笑,嘿嘿道:“你们两个想怎么玩?虽然我本人不喜欢男人,但这并不妨碍我来指导你们一下,保证你们其乐无穷,花样繁多,一千年都不会彼此生厌!”

梵须皱着眉头道:“笑蟲,看来你是想要先和我打一场喽?”

笑蟲连连摆动自己的肥爪子,脑袋宛若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我可打不过你,我是一片好心,帮你们能够玩的尽兴啊!”

四周一众神明们的目光都已经被方才梵须的出手吸引,齐齐望了过来,听到笑蟲的话语这帮家伙嘿嘿直笑,一个个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龌龊的话语。

梵须目光微微一闪,忽然哈哈一笑道:“笑蟲你这家伙一定是喝多了。”

方荡在看着笑蟲,但余光却朝着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扫了过去。

方荡其实一直都在等,他相信红素神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不管红素神明打了什么主意,她都绝对不会因为自己一句话就相信他方荡身上没有那位传道的老者。

所以看到笑蟲拦路,方荡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红素神明。

不过,方荡随后就在红素神明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犹疑,显然这笑蟲或许和红素神明没什么关系。

当然,也有可能是红素神明在演戏。

宴会本来已经到了尾声,此时一众神明们都已经感到无趣准备退回自己的禁制之中继续修行了,眼瞅着这边有热闹看,一个个全都精神起来,他们在这里最大的敌人是什么?不是云蛟长老,而是无聊。

千万年日复一日的重复他们早就受够了,眼见现在有了新鲜的事情,他们一个个立时瞪大了眼睛围了过来。

“笑蟲,你坏人好事小心被雷劈了!”

“我早就觉得梵须那家伙的性取向一看就有异常人,看看,现在果然露出了马脚!”

“要我说还是那个叫方荡的后生仔模样够俊俏,这才将梵须那家伙掰弯了!”

周围这二十多个神明自然是又热闹看就不怕事大,他们此时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故意说些难堪的话语,就是为了逼迫梵须和笑蟲两个争斗一场,免得梵须和笑蟲两个嘀咕几句之后就没了后续。

“笑蟲那家伙是喝多了?”红素神明蹙眉问道。

一旁的诗玉神明则微微摇头道:“那家伙虽然经常喝多,但却从未如今日这般!”

“这家伙在演戏?演给谁看?”红素神明手指轻轻地转动着桌面上的酒盏说道。

“反正不是给我们看的,也肯定不是给周围那帮家伙看的,所以,要么是演给梵须看,要么就是给方荡看!”诗玉神明眉头蹙着,低声言道。

红素神明沉吟下来道:“没有理由啊,他这么做完全没有理由啊!”

诗玉神明双目看着笑蟲,随后看向方荡道:“如果他也想要方荡身上的那个秘密呢?”

红素神明目光微微一闪,内中透出一丝杀机来,“别的东西都好说,唯独神思宝盒,没有谁能跟我抢!”

诗玉神明低声道:“不急,咱们最好先看看笑蟲这场戏想要怎么演,然后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演!”说着诗玉神明举起酒盏来。

红素神明微微点了点头,也举起自己的酒盏,随后两人将盏中的果酒一口喝下。

梵须盯着拦住了他去路的笑蟲,随后苦笑扭头望向方荡,“这肥佬在这里躺尸,咱们只能绕一点路了!”

说着梵须迈步想要绕开躺在地上油脂横溢的笑蟲。

笑蟲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去瞅绕着他走过去的梵须,而是一双小眼睛盯着方荡。

方荡若有所思的看了笑蟲一眼,随后紧跟了梵须走进了梵须的禁制之中。

梵须的禁制里面和红素神明的美轮美奂世界比起来,实在是太简陋了,方荡一进入梵须的世界就觉得一阵温和的风气吹来,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原,草原上有几只羊在悠闲的吃着草。

没想到梵须看上去相当粗犷,打造的世界却生机盎然,一切井井有条。

牡丹江市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遂川县人民医院
东莞白癜风中医院
泰安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江苏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