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雅韵翻过那道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4:03 编辑:笔名

题记——在人的生命里,会不会有一道难以逾越的梁?  一、  S省省会A市,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某大学校园内,大四学生张金燕和同学们正在做着外出实习前的准备。  大学四年的生活就要结束,面临就业压力越来越大的现实,张金燕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  张金燕的爸爸妈妈都在省政府机关工作。按说,张金燕大学毕业后,找一个单位,还是比较轻松的。爸爸多次说过,会帮助她。她也相信,爸爸这个老机关有着很强大的关系网。毕业后,只要爸爸用心打理,找一份安定的工作并不是不可能。  张金燕从小跟随已经退休的奶奶生活,从六岁上学,一直是奶奶带着自己,爸爸妈妈就像客人一样,只在周末才有时间把自己接回家。  张金燕推开家门,奶奶在客厅听到燕子回来,欢快地问:“燕啊,放学了,实习的事情怎么样了?”  在奶奶面前,张金燕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她故意嘟着嘴,一边撒娇,一边回答:“哎呀,人家都要累死了,大家讨论了一上午,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奶奶端来一盘早就洗好的苹果,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递给张金燕:“燕啊,不要着急,现在就业压力很大啊,实习就要选一个自己熟悉的领域,专业也要对口,也许毕业后人家会接受呢。”  张金燕甜甜地笑着接过苹果,将自己的脸贴在奶奶脸上:“知道啦,同学们也这样说,哎呀,爸爸妈妈不想我去企业呢。”  奶奶爱恋地轻轻拍拍她的小脸蛋,语重心长的说:“现在啊,大学生毕业工作不好找,我们那时候,都是国家分配呢,你爸爸妈妈想让你进机关,现在只有考公务员才行。”  张金燕一屁股坐进沙发,手拿遥控器,打开电视,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说:“考呗,谁怕谁。”奶奶看着她天真的样子,轻轻摇摇头:“考公务员很容易吗?不是每年都有几百个大学生争取一个岗位吗。唉,现在的大学生也太多了,国家能提供的岗位又太少,社会发展带来的难题啊。”  张金燕胡乱调着频道,突然看到一条新闻,一个崭新的名词跳进她的眼睛:大学生村官。张金燕放下苹果,忙喊:“奶奶,快来。”  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奶奶,听到她的喊声,急忙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焦急地问:“燕子,怎么了?”张金燕指着电视,大惊小叫地说:“奶奶快来看,大学生村官,这是什么职业啊。”  奶奶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静静地听着报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张金燕看着奶奶神秘的微笑,不解地问:“奶奶,你说这大学生村官是不是公务员啊。”奶奶看看她,摇摇头,平静地说:“我看不能算吧,也许是国家为了加快农村发展,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采取的一个新的举措。新生事物吧,不好说。但是,现在的农村真的需要大学生啊。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现在的人啊都一股脑儿的往城市里钻。我们那阵儿,到农村去,是党的号召呢。”张金燕看着奶奶,不明白她想些什么,她知道,奶奶年轻时下过乡,是知青,这许多年来,奶奶的故事从没有离开过那个小山村。  她看看对面的挂钟:“奶奶,饭做好了吗,燕子饿了。”奶奶回过神,忙说着:“就好了,就好了。”一边匆匆地返回了厨房。  二、  教室里,张金燕和同学李娟说着实习着的事。李娟说:“燕子,你不用担心的,你爸爸妈妈会为你铺好路,他们就你一个宝贝儿啊。”张金燕倔强地撇撇嘴:“我才不要呢。多大了,还要依靠他们?我从小就没有依靠过他们。”  李娟笑着弯起食指,在张金燕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燕子是坚强的,要靠自己,去和现实作奋斗。”张金燕用手轻轻地将李娟的手指拨开:“去,说正经的,我听到一个新名词,大学生村官,你知道吗?”李娟看着张金燕,足足看了一分钟,然后,回头对着教室里其他同学:“童鞋们,谁知道大学生村官是怎么回事啊。”  于正方站起身,看着李娟:“我知道,是国家新发明的专利,对大学生就业的专利,你想去考吗?也好,你家在农村,可以回去就业啊。”李娟笑着,看着于正方:“于大少爷,不是我啊,是燕子,你的燕子。”张金燕站起身,一边去捂住李娟的嘴,一边笑着恶狠狠地说:“谁是她的燕子啊,坏蛋。”  放学后,于正方约上张金燕,他们一起走出校门。  城市的傍晚,沉醉在温柔的路灯光线里。那种温存而不失优雅的光线,轻轻打在路人的身上,劳碌一天的疲倦就无足轻重了。忙着回家的人群和车流,来来往往,喧闹中透着掩不住的繁华。  于正方看着灯光下的张金燕,美丽的容颜映照在柔和的光里,愈发的娇美。  于正方试探着问:“燕子,你真的打算去报考村官啊。”张金燕知道于正方的意思,觉得应该逗一逗这个蜜罐里长大的小男孩,她郑重地说:“是啊,城市这麽多人,我想去农村,是山村,有山、有水,满山的野花,密密的丛林,多浪漫啊。”  于正方着急地打断她:“农村很苦的,你受得了吗?没看到那么多的农村人到城市来,做苦工心甘情愿的,还不是在家里太苦了。”张金燕撇撇嘴,停住脚步,上下打量着于正方:“你真有水平,农村是穷,不是苦,他们进城是为了多挣点钱,你以为逃荒呢。”  于正方不服气地反驳:“可是,现实是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他们放弃了土地,你不会想去做地主吧。”张金燕淘气地踢飞脚下一颗小小的石子,回头看了一眼于正方:“你说对了,我还真想到农村去开辟快乐农场呢。”说完,快步走起来。  于正方看到张金燕生气的样子,赶紧追过去,讨好地说:“燕子,你爸爸不帮你,我们一起到盛大去好不好,我保证你会被录用,就在办公室里。”张金燕知道于正方说的盛大是他父亲的公司,做房地产的,在市里很有名气,很多人想进都进不去呢。张金燕看到前面站台有车过来,回身对于正方摆了摆手:“车来了,我回了,以后再说吧,拜。”  于正方站住脚,傻傻地看着张金燕挤上公交车。  三、  李家坞是宁远乡的一个小山村。  村子依山而建。在面南的山坡下,是一片大约有300多亩的空地。  山坡上到处是一片连着一片的果树,每年的秋天,这儿有着美丽的风景。红彤彤的在太阳光下闪烁的是山楂树,缀满枝头的山楂果,压弯了枝条。黄橙橙的柿子,像一个个被季节点燃的小灯笼。柿子叶也开始慢慢变黄,有的叶片还像枫叶一样的泛着红色。  星罗棋布在山腰和山脚下的六七十户人家,就是整个李家坞的村民。  宁远乡是安定县的一个边远乡镇,经济落后。安定县也并不富裕。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工业不发达,农业又是以农耕为主。种在地,收在天,农民祖祖辈辈靠天吃饭。这一方的百姓,年复一年地过着清贫的生活。  近几年,国家扶持农村大发展的政策力度逐年加大,安定县的经济有了快速发展。县城的高楼大厦一片一片的耸立起来,好像一夜间,突然冒出的数不清的竹笋。工业项目区、开发区不断扩张着安定县的城区。这片古老的黄土地,开始焕发新的生机。被群山包围的小县城,迈开了走向新世纪的步伐。  李家坞人在深切地感受着外界的每一点变化,山里人的思想观念也在不断更新。本来不大的村子,如今好像变得更小。人啊,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儿,一旦走出去,看到外面更大的世界,心儿也就变大了。心变大了,这个小村子再也装不下那些对外面世界美好生活的向往。村里的年轻男人,小媳妇,纷纷走出大山,到城市去挣钱了。山村里留守的是一群老、弱、妇、幼。  文必周是李家坞的领头人,他今年67岁,高大的身材,花白的头发,白净的脸庞,处处透露着文化人的气质。村里的老年人都知道,文必周是60年代的知青,从省城下乡到李家坞。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其他知青陆续回城,只有他一个人留在李家坞,做了老支书张大年的上门女婿。老支书病故后,文必周就顺理成章的做了李家坞的村支书,一干就是40多年,从一个英俊潇洒的知青,干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李家坞人。  别看村子里只有老弱妇幼,可是事儿却一样不少:张家孩子和李家孩子打架啦,赵家的羊啃了刘家的菜啦...小山村子里,打开门大家亲热的像一家人,可在一些芝麻谷子一样的小事上,有时谁也不退让。老年人守护着孙子孙女,痛爱中掺杂着溺爱。孙子辈像老人的掌上明珠,捧在手上害怕摔了,含在嘴里害怕暖化了。宝贝似地孩子们,正处在淘气的年龄。他们把山里孩子特有的野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几乎每天都有几家发生摩擦的。文必周只要在村里,每天都会有找他告状的。对于孩子在玩耍中引起的爷爷奶奶之间的“战争”,文必周仰仗着自己的辈分高,脸色一沉,呵斥几句,都各自乖乖的回家去。本来,孩子之间的摩擦,有道理说的清吗?  别看文必周不是土生土长的李家坞人,可几十年下来,村里老少爷们对他的为人都心服口服。村里的大小事情,文必周拍板就是定了。小矛盾只要他几句呵斥,再难缠的婆姨都会乖乖的回家去。  每天早饭后在村子里走一走,是文必周几十年的老习惯。  近几年村里的青壮年出门打工,村里反而不安定了。也不知道是人心变了,还是社会进步了,山外的风吹进来,李家坞人一时还真适应不了。  山脚下张小健家婆姨和邻居大哥相好,唉,男人出门打工,一个女人在家忙里忙外。操持家里的几亩薄地,还有老人孩子要照顾,也实在不容易。这年头,不怕出力,靠力气挣钱的男人谁还困在家里。偏偏她的邻居就是一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孬种。一个守着活寡,一个老光棍,时间长了,闹出些伤风败俗的事,也是情理之中的。  一大早,张小健的老母亲就哭哭啼啼的找到文必周家里,唠唠叨叨数落着自己儿媳妇的不是。文必周按照辈分是张小健的宗族姑爷爷。他掐灭手里的烟头,叹了一口气,看着张小健母亲的泪眼,问:“他老嫂子啊,你亲眼看到他们做好事了?”张小健母亲用苍老的手背抹了抹腮边的泪滴,委屈地说:“我的个姑爷爷哎,他们成天在一起。昨天晚上,十一点了,还没分开,孤男寡女的,能有好事啊。你是小健的老姑爷爷,可不能看着不管啊,俺家的小健好委屈啊,自己在外面挣钱养家,媳妇却在家里躲着安逸偷汉子。”说完,就呜咽着哭开了。  文必周干咳两声,大手向身后一背,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你也别再哭天抹泪的。我就看去,真要是破坏了村里的风化,我把那小子的狗腿砸断。”  文必周叫上村妇女主任李桂花,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张小健家走。  远远的山坡上走来一队人,隐约着还能听到哭声。“咋啦?谁家死人了?”文必周扭头问李桂花。李桂花撩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头发,向远处望着:“天啊,那不是老刘家的人吗。昨天晚上刘四家儿媳妇生孩子,这是咋了?哭啥呢?”  文必周的脸越拉越长,他站在土坡上,一只手叉在腰间,一只手卷成一个喇叭,大声地喊:“那是咋了?谁家哭哭啼啼的,咋了呢?”远处的人群听到老支书的喊声,几个年轻点的,慌忙朝文必周跑来。山坡上的碎石块,不断地被踩飞,带着一路的灰尘,滚向山下。  刘四的儿子刘小毛个跑到文必周面前,还离着四五米远,一下跪倒在地:“姑爷爷啊,俺媳妇生孩子,难产呢,医院里说,路上耽误了,可怜她们娘俩啊,都没了。”刘小毛也是在外面打工,老婆生孩子,才急急地赶回家,此时,小毛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混合着,一边哭着,一边给文必周磕头:“你当了那么多年支书,咋就修不上路啊?”  文必周的脸色由黑变白,他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两只大手抚摸着刘小毛的头和肩膀,一边拉着他起来,一边狠狠地说:“别哭了孩子,这路,咱们一定修。不修,我死不闭眼。”说完,扭过身,向村委会走去。  李桂花劝着刘小毛,看到文必周转身走向村委会,她知道老支书一定是向乡里打电话去了。李桂花一边跟着文必周,一边想着这几年村里因为没有路发生的惨剧。  四、  在村委会大门外面,文必周正碰上慌慌张张的村会记刘光。正在气头上的文必周,没好气地问:“你慌啥?急着去死呢。”  刘光一眼看见铁青着脸色的文必周,知道老支书又是因为村里的事生气,他气喘吁吁地招呼着:“文书记,正满街找你哩,乡里赵部长电话,叫你快去哩。”  文必周看着刘光着急的样子,额头上汗珠子都出来了,稳稳神,问:“赵部长找我,啥事?征兵还早哩么。”刘光边擦汗边说:“好像有急事哩,他叫你快去呢。”文必周“嗯”了一声,低头走进村委会大院。  宁远乡在李家坞北面,7里之遥。翻过村后那道山梁,就有一条不宽的马路。那是几年前,县里修的。虽然公路不宽,但每天都有公交车来往在乡镇和县城。2个小时一趟,村民进城办事还是比以前多了些方便。  李家坞村到这条公路,要走30分钟的山路。几年前,县里的公路修到山外,文必周就打报告,要求乡里给资金扶助,从村里修条小路翻过山梁,连接上公路。那样,李家坞的人进出大山就方便了。谁家有病人,也不用村里乡亲往外抬,山里的货也可以外销了。可每次,乡长都笑着说:“老书记,别着急,我一定给县里汇报。”等来等去,三年过去了,过梁的小路还是弯弯曲曲。 共 1830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儿童癫痫疾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上一篇:我想悄悄对你说

下一篇:聚会随笔

友情链接